社区团购曝品控隐忧:599元买阿玛尼手表,难验真身

  调查|社区团购曝品控隐忧:599元买阿玛尼手表,难验真身

  一地鸡毛过后,社区团购又幻化出美丽气泡。

  而杨同(化名)一行人,正沉浸在收获“烧钱补贴”的好时光,这也成了他们唯一可以捕捉巨头存在以及角力的线索。

  作为十荟团河南的一名地推,杨同收入囊括发展的团长数量以及来自团长业务的佣金。“十荟团个别月有奖励扶持,地推团队扩展100个以上的团长,奖励9888元,我一个月拉了几个团长号注册,就赚了1000多元”。  

  互联网巨头杀入社区团购,跑马圈地依然是熟悉的模式。

  2020年,疫情催生社区团购进入“复活赛”,美团、滴滴、拼多多、阿里、京东等相继高调进场,从资本布局到亲自上阵,伴随着投资入股、组织架构调整等系列动作,烽火连天时,“互联网巨头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却如若一剂清醒剂。多家互联网平台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从包括社区团购经营在内的反垄断系列监管开始,各公司都是积极配合监管。

  不过,这场“菜篮子”赛马从未停止,巨头在部分低线城市的布局网络已经稳定,除了高薪招兵买马,门店、团长、地推等已早早被争夺“到位”。而记者调查了解到,部分小区甚至出现多名团长的饱和状态,此外、低价揽客、售价疑云依然存在。

  抢滩

  争夺团长,地推的短命“闪电战”

  “你完全不用操心,扫我这个码随便注册一下,菜直接给你送过来,群我给你弄。”兼职赚钱、零成本、不操心成了许多店面商家被地推“劝降”的理由。

  刘丽(化名)在湖北经营着一家百世快递站点,目前兼职十荟团、美团优选的团长。

  “我都快烦死了,一天五六拨人来我这里让我注册团长。”她表示,去年11月时,每天都有人骑车到快递站,起初是闲聊,最终会转到同一话题:能在我们平台注册个团长吗?

  日均三个地推登门造访,持续了两个星期,刘丽的态度也从最初的“愿意听听怎么提成”急转为“赶紧轰走”。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地推劝店主注册成平台团长时会给出诱人承诺,包括帮她运营,但“真正注册好了开始经营,人就不见了”。

  地推人员的不厌其烦,自然是薪资驱使。社区团购平台入驻城市前期,会招募地推挨个找社区商家发放传单或口头讲解业务,资本搅动和巨头比拼所带来的压力层层加码,底层员工需要在短时间内抢夺更多的资源。

  多多买菜四川地区地推专员招聘广告显示,地推成功邀请商家入驻即可拿佣金,每单获利30元至50元,平均日单量为10单至20单,日薪约为450元。

  十荟团河南一地区的地推人员杨同(化名)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十荟团地推人员主要收入来源为两部分,一是地推人员团队当周所发展团长数量低于15人(每个团长每周订单总额需达200元以上),每个地推人员每周收入为50元乘以团长数量;发展团长数量达到15人及以上,每个地推人员每周收入为70元乘以团长数量。

  另外,地推人员可以得到所有被发展团长佣金的8%,也就是说,团长一个月赚了1000元佣金,地推可以收入80元。杨同透露,十荟团近期有奖励扶持,地推团队扩展100个以上的团长,奖励9888元。

  “这个月政策好,我又要开始好好干了”。尽管杨同打算捞一桶金,但狂欢并不持久。

  负责为盒马在华中地区招地推的人力资源人员王敏(化名)表示,头部企业不会做到招地推这一层级业务,一般会打包给专业的人力资源公司,同时,在某一城招地推时还会招募三家人力资源公司“赛马”。

  “这不仅仅是地推抢团长的事,人力资源供应商之间也会抢符合资质的,能做团长和地推的人。”王敏表示,相同时间内抢人更多并且质量更高,对供应商而言赚得越多。

  她表示,由于最终所需地推有限,这些人的工作生命周期很短。随着城市业务稳定,前期疯狂抢下的地推也会随之解散。

  低价

  粗暴揽客仍存在,新人一分钱能“薅羊毛”

  经过在各大平台几个月的摸索,杨同发现了新的“商机”,他利用各大平台优惠差额,从低价平台进货,让团长到另一个平台售出,获得中间差盈利。“比如今天这个社区团购平台的黄瓜卖1元一斤,但是另外一个平台明天可能卖1.5元一斤,我就让团队转卖平台上较低价格的黄瓜给顾客。”

  杨同钻的正是平台烧钱补贴的漏洞。

  此次,低价竞争仍是互联网巨头们的打法,多家社区团购平台推出低于市场价格的新人优惠活动。2020年12月24日,新京报记者搜索十荟团平台发现,商家推出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新顾客,0.01元的新人专享可以买到市场价6元至10元的卫生纸或市场价4元至5元的酱油等家庭日用品。除此之外,还有针对新人数额不等的优惠券。

  截至1月12日记者再次查阅平台,“一分钱购”活动改为0.1元-1元不等的新人专享优惠活动。当天,橙心优选的新人专享优惠为0.01元抢购500g黄岩蜜橘,一个柠檬等。多多买菜方面,首次下单全额返券,最高返40元。

  互联网平台砸重金进军社区团购,用户“薅羊毛”成了普遍心理。多名团长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所售卖的物品价格直接导致他们的提成不高,普通单价为2.98元的蔬菜,最多提成0.2元,而20元一瓶的牛奶,可以提成2元,冻品、肉类等高价格的单品会带来更多收入但也需要增加冰柜等储存成本。正式经营过程中,团长们明显能感觉到“顾客买的都是低单价秒杀的蔬菜水果等”。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团长有各种提成方式,按订单比例抽取最为常见。

  “对团长是有其它照顾的,比如我们平台今天推出一个爆款,售价1元,限量100份,你卖出去100份就奖励160元,当然你也可以自己买100份,这样也能赚60元。”十荟团河南某城市招商负责人杜平(化名)说道。

  社区团购佣金已逐渐透明,十荟团、兴盛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各平台团长佣金平均为8%至10%,部分企业在不同地区的佣金会有所浮动,最高至15%。同时,部分平台在开城之际会通过补贴、红包等方式吸引团长,例如,多多买菜采取高补贴的方法,除了10%至20%的团长佣金,每日门店下单人数达20人,团长还可获得20元现金奖励。

  巨头看中的是社区强黏性的流量入口,而团长成为核心环节的实现者,关系着运营成本下降和客群的维护与服务。兴盛优选招商负责人王鹏(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兴盛优选规定团长1个月内必须有超过300个订单,否则就会被认定为低效门店。“平台会每个月出预冻结名单,业绩要是一直不行就会被平台冻结。”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