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暴乱是对美国政治制度基础的重大冲击

  国会暴乱是对美国政治制度基础的重大冲击

  两百多年前,当美国的“国父”们在设计美国宪法的时候,想方设法要避免古希腊“民主”所引发的“多数暴政”和“暴民政治”,因此建构出了一套建立在相互制衡原则上的“复合共和制”,以期这个新生的国家能够永远让理性占据政治舞台的中央。

  然而,这些先贤们万万不会想到,他们千方百计想要避免的东西如今却让特朗普“轻而易举”地搬了出来。北京时间2020年1月7日,特朗普支持者从四面八方涌入华盛顿“勤王”,企图阻止国会正式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

  令人咋舌的是,这场“勤王”大戏很快就演变成了暴乱,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冲进国会大厦,引发了激烈的暴力冲突。暴乱很快就受到了警方的强力镇压。官方发布会的数据显示,此次暴乱已造成4人死亡,至少14名警察受伤,52名示威者被逮捕。美媒铺天盖地地用“特朗普暴徒”(Trump mobs)的称呼对暴乱表示谴责。国际社会也错愕不已。被戏称为“不列颠特朗普”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公开表示美国正在发生的冲击国会行为是“错误”的。  

  从表面上来看,暴徒们冲击的是国会大厦,但在本质上冲击的却是美国政治制度的基础及其背后的核心价值。美国的立宪者们一方面设立“总统”一职,让其服务于一个强大且团结的“联邦”共同体;另一方面又通过各式复杂的分权与制衡机制遏制政治的民粹化。然而,在美国立宪者的计划外发展起来的两党制和竞争性选举制度却成了一种“反叛”的力量。

  尽管有政治学者曾指出美国的两党会通过追求“中间选民”的立场而逐渐趋同,但是这一结论是建立在社会存在相对共识的前提之上。当社会变得分裂时,两党制在竞争性选举制度的配合之下反而会产生“政治极化”现象。换言之,美国的政治制度在一定的情况下可以通过选举进一步加剧社会的分裂。

  然而,美国的选举制度(包括初选制度)并不能阻止像特朗普这样的“另类”政治家获得总统大位。当这类总统上台时,他可以充分利用分裂的社会建构自己的支持力量,发展出一种右翼民粹主义模式。而这次国会暴乱就是在这种模式之下所产生的。当特朗普通过自己的社交媒体鼓动支持者的“勤王”行动时,也是支持者变为暴徒之时,更是美国政治制度及其核心价值破碎的时刻。

  当然,美国政治制度的韧性犹存。比如国家强力机构很快就控制住了暴乱,国会最终也还是遵循法定程序而非所谓“民意”确认了拜登当选的结果。被社交媒体“封号”的特朗普就算“嘴硬”不承认败选,也不得不承诺将启动权力交接程序。然而,这些并不意味着美国的政治制度及其核心价值就此得到了修复,相反这种创伤即便在拜登执政时期看起来也不会立即愈合。

  这次的暴乱让世人看到,如果不进行改变,不仅“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会长期存在,而且也不能保证这类暴乱甚至是特朗普式的政治人物(包括他自己)会重新上台。而这些问题不仅仅是未来四年拜登政府需要面对并处理的,更是全世界寻求秩序、稳定与和平的人们所需要关注与思考的。

【编辑:朱延静】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