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湿地生态改善 珍稀濒危鸟类现身

来源:人民网 编辑:莉 娜2020-11-22 01:07:05
浏览

  北京湿地稳步恢复 成野生动植物“乐园”
  生态功能改善,北京湿地生物多样性正持续增加,多种珍稀濒危鸟类相继被发现

  黑羽白腹、红喙红腿,大型涉禽黑鹳在水边“优雅”捕食的画面,往往让观鸟爱好者“眼前一亮”。近年来,从“中国黑鹳之乡”房山,到鱼虾丰美、空气清新的密云水库,黑鹳优美的身影出现在北京越来越多的地方。

  除了黑鹳、鸳鸯等国家重点保护鸟类种群数量稳步上升,震旦鸦雀、青头潜鸭、白尾海雕等珍稀濒危鸟类也在北京湿地内相继被发现。“369种野生植物,202种野生动物在北京湿地内安家”,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野生动植物和湿地保护处副处长黄三祥说。

  得益于生态功能的改善,北京湿地生物多样性正持续增加,湿地成为北京野生动植物的“乐园”。  

  永定河上的“新朋友”

  赵永祥是一位资深摄影爱好者,永定河是他最常光顾的摄影地之一。近一年来,每天早上5点左右,他都会去永定河附近溜达一圈。最近正是候鸟迁徙的季节,许多平时不常见的鸟类现身北京,身边的摄友都陆续拍到了罕见的珍稀鸟类。

  今年10月下旬的一个早上,赵永祥和几位摄影同好一同前往永定河。拍完了日出,一行人驾着车来到河畔,远远就看见河面上有一群黑压压的鸟。一位摄友突然叫了一声,转过头来问他,那些是不是黑鹳?

  “我赶紧拉近了镜头一看,这长长的大红嘴,高高的腿,硕大的身子,肯定是黑鹳。”此前,赵永祥曾在有着“黑鹳之乡”的十渡工作,黑鹳的样子,他一直没忘。这是他第一次亲自拍到黑鹳。

  “刚看到的时候是真的激动,强压着内心的喜悦,冲着它们一顿拍。”赵永祥说,当时这群黑鹳大部分都在水中休憩,有的在觅食,有的在梳理羽毛,集中在河边浅水区域,将近20只之多。

  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李理专注保护北京地区的黑鹳已有20年,他介绍,自从永定河三家店以下彻底断流以后,这是第一次有人拍到这么多的黑鹳出现在永定河。

  黑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也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列为濒危物种。作为一种大型涉禽,生性胆小,只在安静和隐蔽的地方筑巢和捕食。曾经的永定河因河泉湖沼众多、植被丰富,成为黑鹳繁殖和迁徙的重要中转站。

  “黑鹳的大批量回归,是永定河流域生态环境逐步恢复的一种证明。”李理介绍,黑鹳是一种重要的环境指示性动物,它们主要以泥鳅等小型鱼类为食,通常觅食在干扰较少的河渠、溪流等地,通过眼睛搜寻食物。只有水质清澈,才能满足黑鹳的捕食需求。

  今年5月,永定河北京段25年来首次实现全线通水,并于今年10月下旬二次补水。目前,永定河在山峡段、平原段形成水面面积约1800公顷。专家认为,今年,永定河的两次补水,不仅带来了清澈的水源,同时也带来了丰富的鱼虾。黑鹳的出现,也验证着永定河流域生态系统的恢复。

  “房山黑鹳”变身“北京黑鹳”

  黑鹳以前主要集中在房山十渡景区的拒马河流域,如今,它们已经不满足于安守北京西部,倩影频频出现在密云、大兴等区。

  “古北口镇、潮白河流域、云蒙大桥……密云区从北向南,我们都拍到了黑鹳的身影,这说明黑鹳在密云区已经形成固定的种群。它们在浅水区觅食,在峭壁上筑巢栖息。”自然之友野鸟会的观鸟爱好者林伦说,黑鹳在白河穿密云城而过,由于水域环境保护得好,在溪翁庄镇的君山墅社区内,居民也可以看到黑鹳从河面上空飞过或在水边觅食,有的居民用长焦相机将这些画面拍摄下来。“鸟类找到离人更近的栖息地,人鸟和谐共生的画面在密云上演。”

  今年10月8日,麋鹿苑生物多样性调查团队也在永定河大兴段发现了3只黑鹳。

  黑鹳在全球分布仅3000余只,其中在我国有1000只左右。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最新的候鸟监测显示,目前北京市的黑鹳种群数量稳中有升,达100多只。

  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救护体系建设和管理科科长史洋说,北京平谷、怀柔、昌平、门头沟等北部和东部山区都有黑鹳分布。根据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体系数据显示,全市80多个监测点位中,7个区的9个监测站曾经监测到黑鹳。

  其中,密云的黑鹳数量有20多只,延庆有10多只,它们大多春天到秋天在北京山中繁殖,冬季迁徙到南方。房山的数量最多,将近30只。由于拒马河冬天不结冰,房山十渡分布着黑鹳越冬种群。

  黑鹳在北京过冬,不仅要经受低温的考验,食物匮乏也是一大问题。为了保证黑鹳不挨饿,中心工作人员选择水面宽阔、流速缓的六渡,为黑鹳投喂小杂鱼。“主要选泥鳅,它们大小适合,营养丰富。泥鳅不会随着河水流走,而是钻到河底淤泥和沙地里,黑鹳在浅水区域找吃的,容易发现它们。”

  NGO组织中国观鸟记录中心的观测记录了黑鹳更广泛的分布。“由于观鸟爱好者的路线更灵活,2014年以来,在北京的海淀等9个区的20个观鸟地记录到了黑鹳。”史洋说,今年,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开展了黑鹳专项调查,其中包括6个区的10个重要栖息地,最多的一个月记录到35只黑鹳。

  监测员“闻声辨鸟”

  除了黑鹳,越来越多的鸟类愿意来北京“做客”。正值候鸟迁徙季,在南飞途中,大片的候鸟将环境清新、食源充足的北京作为中转站,落脚补充食物。

  扛着单筒、双筒望远镜,野鸭湖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处科研监测科副科长方春每天要绕湖走上几公里,“追着”鸟类进行观测,无论刮风下雨。“哪种鸟何时来京?何时飞走?鸟群每天都有新的变化,这些都要记录,科研工作不能有半点含糊。”从2005年到野鸭湖工作以来,他见证了鸟类从当时的247种增加到现如今的348种。

  刚开始不懂,方春拿着鸟类图片书,对照鸟的习性、姿态、羽毛颜色一点点学习,经过15年观测,方春不仅能识别200多种鸟类,光听叫声就能“辨鸟”。“我的第一感官是耳朵,听到动静了再用眼去找。鸟类的叫声不同,比如四声杜鹃,真的是‘咕咕咕咕’叫上四声,婉转动听。”

  2015年,方春第一次在野鸭湖观测到了白鹤的身影。它通体雪白、脸儿是红色的,飞起来羽尖带着黑色。激动不已的方春把图片发给专家看,确认了这就是国家一级保护鸟类白鹤。目前,野鸭湖发现的国家一级保护鸟类达到11种之多,二级达到49种。

  今年10月初,零零星星的候鸟作为“先头部队”,来到北京“补给”。到了11月中下旬,两三万只候鸟经过长途跋涉,聚集野鸭湖,它们飞掠水面的壮观景象,引来了不少观鸟爱好者。“鸟儿很聪明,去年它迁徙经过这里,喜欢这儿的环境,今年就还会来。”方春说,为了给鸟类创造它喜欢的自然环境,野鸭湖也划分了核心区、缓冲区、试验区,对湿地进行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