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莞邑迈向湾区品质文化之都

来源:南方日报 编辑:莉 娜2020-11-23 07:40:55
浏览

  东莞,其名源于“江畔莞草”,扼珠江口要冲,广州之前卫。它拥有5000年文明史、近1700年建县史、逾1260年建城史。东莞蚝岗遗址发掘出沉睡5000年的蚝岗人人骨遗骸,被文博专家称为“珠三角之父”。

  改革开放以来,东莞从农业生产为主的千年莞邑,发展成为世界工厂。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中,东莞也凭借明显的地缘优势,前拥深圳、香港,背靠广州,成为了粤港澳大湾区和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重要节点城市。

  今年8月,东莞发布文化品牌建设方案,力求在3年内加快建设成为大湾区的“品质文化之都”。本期湾区文化行来到东莞,探寻“湾区都市,品质东莞”的文化创新。

  ●南方日报记者 刘奕伶 王芳 龚名扬

  从“多文为富”到“知识惠东莞”

  这两个题词的核心思想脉络是一致的,东莞人历来崇文重教,他们很早就明白了富裕是要由“文”相伴相生的。

  在东莞打工17年的吴桂春,在东莞图书馆读了12年书。因疫情影响被迫离开东莞前,他在图书馆留言簿上写下自己的不舍:“这些年的生活,最好的地方就是图书馆……余生永不忘你,东莞图书馆。识惠东莞,识惠外来农民工。”这则简朴深情的留言被全国网友刷屏。

  吴桂春的故事,是东莞公共文化建设成果的缩影:这座厚德务实、海纳百川的广东改革开放前沿城市,不但有影响世界的“东莞制造”,还有走在全国前列的公共文化建设。

  东莞图书馆,外观高大方正,结构线条充满现代感,建筑面积44654平方米,建筑规模在全国地级市位居前列。冬日阳光从通透的玻璃幕墙涌入大堂,一条高高悬挂的“知识惠东莞”红色挂幅分外瞩目。每层楼面向大堂都有一整面的落地玻璃墙,玻璃墙后是气势惊人、层层叠叠的万本书籍,正是它们构建了吴桂春们的阅读天堂。

  “何谓富裕?东莞人有自己的认识。早在1930年代,建设东莞图书馆的前身——东莞博物图书馆时,当时的县长题词‘多文为富’。‘多文为富’借用了《礼记》里的用语,是对东莞发展追求的描述。”东莞图书馆馆长李东来曾撰文解释。

  2004年新东莞图书馆建成时,时任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为其题词“知识惠东莞”。李东来说,从“多文为富”到“知识惠东莞”,两个题词核心思想脉络是一致的,东莞人历来崇文重教,他们很早就明白了富裕是要由“文”相伴相生的。

  东莞图书馆副馆长莫启仪还记得,2002年在参与新图书馆筹建整理资料时看到,当年老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把书籍送到乡间田头,用知识去帮助当地农民开展种养殖产业的老照片,“这是真正打通知识服务的‘最后一公里’。”

  让更多的“吴桂春”免费享受到优质阅读资源,东莞图书馆通过总分馆、图书流动车服务站、基层服务点、城市阅读驿站、绘本馆等建设,打造高品质公共文化空间。如今,东莞已实现全市范围内“一馆办证,多馆借书;一馆借书,多馆还书”,全天不间断“零距离”服务模式。

  “城市阅读驿站和图书流动车设到居民生活区,还可通过预约把书从总馆或分馆调拨到最近的图书馆。也有不少市民选择享用快递借书服务,安坐家中就能收到从图书馆寄出的心仪图书。”莫启仪说。

  如今,东莞市民买书、读书热情高涨,2019亚马逊中国Kindle付费电子书人均购买量城市榜上,东莞位列全国城市第10名,也是唯一进入前10名的地级市。2019年东莞地区公共图书馆书刊外借679.31万册次,同比上升27%。

  东莞市文化馆副馆长刘影说,上世纪90年代初期她刚来东莞时,每天都要跑到分布在东莞各镇村的工厂企业教女工们跳舞,一天最多只能跑5个地方。2017年,东莞正式成为首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和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示范城市、全国第一批数字文化馆建设试点城市,文化馆打造了“文化莞家”这一线上IP,为东莞市民提供各种艺术课程的线上服务。

  “传统的一个文化场馆最多能容纳200人,‘云上文化馆’可以影响到几万人乃至十几万人。”刘影说,如今东莞市民已经习惯了“云上”获取活动预告、报名参与、在线学习。“比如‘走进艺术’课程,我们每半年推2000多个班次的课到网上,3—4分钟内全部抢光。”

  知识惠东莞,文化润莞邑,打通公共文化的“最后一公里”,阅读与艺术成为东莞人触手可及的生活方式,人人皆可稇载而归。

  现代文创激活传统非遗

  积极拥抱新媒体和现代科学手段,激活传统老物的生命力,使其融入现代生活,莞香等东莞本土非遗实现华丽转身。

  东莞于宋元时期就有栽种香树的记录;元大德《南海志》是目前发现最早关于东莞人工种香的记载;崇祯年间,文人将莞香生产与江南种茶叶相提并论;清代,东莞县内种香和卖香蔚然成风,莞香成了宫廷贡品:“康熙五十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广东巡抚杨琳,进供莞香一匣,重一斤”“雍正十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广东巡抚杨永斌,进贡女儿香一块,重十两”……步入莞香文化博物馆,幽香飘浮,小而美的布展设计,让我们沿着时间的线索,了解莞香在东莞的历史沿革和古老制作技艺。

  博物馆主人黄欧,今年刚获得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薪传奖”。这些年,他运用文字、图片、影像,建立起莞香制作技艺档案数据库,并将它们在这座民间博物馆里展示。他自继承家族制香产业后,一心念想的是解开年幼时看不懂的家族传统制香方法之谜。为此他力邀中科院、华南植物研究所等的专家,借助高科技找到古老技术中可以用科学解释的关键技艺节点,让制香不再神秘繁复,让莞香活起来,并再度走向世界。今年虽因疫情暂停了进入日本市场的计划,黄欧依然兴致勃勃地向我们描述当下在做的工作:“我们可以利用生物科技,生产防疫杀菌莞香贴片……”

  在东莞,时代的车辙没有湮没古老的传统,日新月异的新媒体技术发展,让它们从老街巷弄里走上“云端”,华丽变身为触手可得的商品。

  今年4月,东莞“非遗墟市”线上亮相。原本只有在东莞的街巷里弄才能找到的东莞非遗美食、手工艺品,如今市民只需拿起手机,就可以进行云选购,甚至还能上网采购一整套生猛的“非遗石排明德醒狮”表演,套餐价格从2380元到13800元不等……

  “非遗墟市”上线同时,“非遗小姐姐”这个生动活泼、年轻时尚的直播带货IP也闪亮登场。短视频等当下最火的电商营销让非遗“抖起来”,市民可以刷短视频时顺带“剁剁手”。

  “我们将非遗项目不断活化、不断美化,它也为这个城市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新资源。”东莞市文化馆副馆长何超群说,目前已有不少文创企业主动联系他们,希望能合作开发更多非遗IP。比如本地一家知名的金属拼装模玩公司“拼酷”,就在他们的建议下设计了东莞国家非遗代表性项目千角灯模型,利用一块块精致的模块,拼出一个令人惊叹的漂亮千角灯——一旦被授权投入大量生产,这款拼装模型很快就能变身商品进入千家万户。而如何让这些非遗IP获得知识产权保护,是他们正在做的工作。

  时尚活力成东莞城市标签

  一座城市要吸引人才,除了经济发展还要靠文化和生活方式。在东莞,篮球与音乐剧,是两张足够吸引人的城市名片。

  如果在全国范围内问,你对东莞的认识是什么?就算你不是篮球迷,也有可能听说过广东宏远队。十冠王!即使受到疫情影响,广东队依然捍卫了自己的霸主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