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深化改革的“深圳进

来源:新华网 编辑:莉 娜2020-10-16 08:44:07
浏览

  新华社深圳10月15日电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先行先试者,深圳也是观察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取得战略性成果的重要窗口。

  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部署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方案”,被国际舆论称为“中国新改革”,是当今世界“最具雄心的变革议程”。

  7年间,深圳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堪称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深圳进取”。

  动力之城

  优化行政效能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

  张方博士很想把在校期间的一项科研成果转化落地。在“开办企业一窗通”平台填报信息后,一天之内就拿到了新企业的全部手续。

  “审批速度令人惊讶,借助深圳的创业土壤,有信心在3D识别设备算法领域取得突破。”张方说。

  “掌上政府”“指尖服务”“刷脸办事”……深圳优化行政效能的系列举措,是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雄心展现。

  2014年1月,深圳出台了6大方面38项具体改革举措,其中就包括深化商事登记制度改革、精简优化行政审批等,以“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优化营商环境成为深圳的“一号改革工程”。深圳商事主体数量、创业密度均居全国大中城市第一,涌现出一批本土领军企业,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从2012年的3家增至目前的8家。

  2020年上半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深圳实现了0.1%的正增长,在全国一线城市中率先“转正”,体现了高质量发展和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韧劲。

  2019年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明确提出深圳要开展市场准入和监管体制机制改革试点,建立更具弹性的审慎包容监管制度。

  “这是现代化经济体系所必需的制度创新,重大成果将推广至全国。”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说。

  开放之城

  突破政策瓶颈打造国际性人才大都市

  2020年9月,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发布最新的大学排行榜,位于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首次进入世界排名300强,位列中国大陆高校第8名。

  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郭雨蓉说,作为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的试验田,南方科大建校伊始,就建立起以教授为核心的学术管理体系和同行评议制度,以及在大陆高校率先实行的全员准聘长聘制等制度体系。

  “是改革创新焕发了学术活力。”郭雨蓉说。

  南方科大取得的飞速进步,是深圳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一个标志性成果。

  近些年来,深圳还不断加大中外合作办学力度,既弥补自身教育资源不足的短板,又给国际顶尖人才提供了优良的工作平台。

  深圳目前拥有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北京理工大学与俄罗斯莫斯科罗蒙诺索夫大学合作设立的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清华大学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联合成立的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等。

  “深圳要实施更加开放的人才政策,引进培养一批具有国际水平的战略科技人才、科技领军人才、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创新团队,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这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传递的一个重要信息。

  简化科研资金预算科目管理;清理规范有关行政审批和收费事项;建设全国人才管理改革试验区……得益于在人才引进等方面大刀阔斧的改革,以及公开透明、国际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深圳正在成为外国科学家和创客工作的理想城市。

  当前,深圳还正在加紧探索制订更加开放便利的境外人才引进和出入境管理制度,推进国际人才管理改革先行先试。

  尼日利亚籍的奥卢瓦罗蒂米·威廉姆斯·萨穆埃尔是改革的受益者之一。他已来华五年,现任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在神经工程中心从事康复技术研究。

  “这里鼓励年轻人的科技创新思维,可以让你迅速将想法转化为成果。”他说。

  深圳还吸引了众多国际知名公司拓展业务。2018年发布的《深圳市关于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的若干措施》,从贸易投资环境、产业发展环境、人才发展环境等6个方面着力,谋划营造服务效率最高、管理最规范、市场最具活力、综合成本最佳的国际一流营商环境。

  2020年8月,戴尔集团在中国的首个全新项目落户深圳,专为小企业提供产品零售、解决方案等一站式体验。

  “我们看好深圳公开透明、国际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接下来还会有一系列投资计划。”戴尔科技集团全球资深副总裁王利军说。

  创新之城

  改革体制机制攀登全球科创高地

  “这是我们未来的科研大楼,这是我们未来的实验室,这是我们未来的人才公寓……”

  在巨大的沙盘面前,深圳鹏城实验室常务副主任邹鹏向客人们介绍着未来规划。

  成立近三年来,这座承担着中国国家实验室建设探索重任的新型实验室,已经做出了诸多新型科研管理制度的探索。

  在这里,“双聘制”的管理创新制度,可以使科研人员既能在原单位任职,又能在这里利用尖端设备从事高水平研究,达到了人才效能最大化。

  “我们对科研人员的使用原则是拥有而不占有。”邹鹏说,“科研人员在实验室获得的论文或者专利,实验室不署名、不争功、不争利。”

  新机制帮助鹏城实验室吸引了一大批尖端人才。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的重要改革部署,而鹏城实验室则是深圳大胆探索、破除体制机制藩篱的案例之一。

  2019年,深圳市本级财政科技专项资金增长近一倍,30%以上投向了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PCT国际专利申请量、有效发明专利五年以上维持率稳居全国城市首位。

  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70%以上归属完成人,企业资助基础研究支出可享受公益捐赠政策,在深注册的科技企业可实施“同股不同权”……深圳更多的科技体制改革正在探索进行中。

  《深圳经济特区科技创新条例》将于今年11月1日起实施。作为中国首部覆盖科技创新全生态链的地方性法规,很多制度设计属国内首创。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表示,深圳是一座动力之城、开放之城、创新之城,它不仅是中国的奇迹,也是世界的奇迹。

  他说,世界观察深圳怎么走,就是在观察中国怎么走。今后,深圳最大的“窗口意义”就是战略战役性改革和创造型、引领型改革的进取,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成功是完全可期的。